8213第一屆《非關舞蹈藝術節》


時間:10月23日晚上7點30分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接觸「8213肢體舞蹈劇場」幾次的演出(三氯乙烷釋放體、電子、卡漫1.0)以來,覺得這個團一直企圖做所謂舞蹈的顛覆。把「舞蹈」這個已經被劃分界線的領域進行再思考,重新回歸「舞」的本質---「動身體」。然而,常常在看他們團演出的時候,總會回想到過去看小劇場的感覺,或是國外肢體舞蹈團演出的感覺。那種很單純的就只是把內容呈現出來,而不拘泥於形式是否為「舞蹈」或「戲劇」。在台上的都叫表演者,無分舞者或演員。

然而,這次這個《非關舞蹈藝術節》更是直白,擺明了叫「非關舞蹈」。當然,也或許是因為這「非關舞蹈」四個字,讓固定是「舞蹈領域」的觀眾有誤會到,來看演出的竟然舞蹈界觀眾群並不多。但是,這是一個讓觀眾和表演者很痛快共同享受的演出,非關舞蹈,觀身體,觀自在。

我們還在門口時,表演者詹天甄便套著一件白色的防滑墊作成的斗篷,上面貼滿了貼紙,讓觀眾拿貼紙任意貼在她身上。分別是:「你最喜歡的部位」「你最在乎的部位」「你最有魅力的部位」「你最想改變的地方」。因為時間關係我只貼了眼睛和....肚皮...。貼完之後,就進場了。


非關舞蹈之關於個人的十二分之一
一進場,第一個表演者朱星朗,就在入口處發芝麻糖給大家吃。在觀眾吃了糖果甜甜嘴,卸下了「觀賞」的防心之後,他站在觀眾席前面,邀請大家問他任何問題。好像是演出已經結束似的座談會,可是明明還沒開始。然而,在這個過程中,12分之1已悄悄然地轉動。我剛好坐在正中間的第二排,前面沒有觀眾。但是他緊緊靠著第一排,我們幾乎不到50公分的距離,好像希望能夠這麼短的距離裡面,再貼近觀眾一點。從觀眾的問題中,我們知道了他原來不是天生這麼白,而是和麥可傑克森一樣,得了白斑病。我們知道並不是每一場都是芝麻糖。在問話的過程中,我們連結了他全程參與的其餘12分之X,也連結了他和別人不一樣的皮膚。

遲到觀眾都進場之後,便開始了由他身體認識他過去的過程。我並不懂舞的符碼,也真的不知道他過去是誰...但是看他表演的過程,我的眼睛是無法離開他身體的。我似乎看到他有著日本能劇的身體,也有著武術的身體,還有如同山水畫的身體。最特別的是,由於他當天一身全白的合氣道服,配上他全白的皮膚,在漆黑的黑箱裡面滑動身體,像是一隻毛筆在黑色的紙上揮灑白色的墨汁。亦進亦退,忽左且右,這怡然自得的模樣真是帶了我往他的12分裡面繞了一圈。我感覺到他的身體很舒服,而這舒服是來自起初的問答,他從觀眾得來的舒適感,成為他個人的記憶,落實在即興的身體書寫之中。像是葡萄樹與樹枝的關係,我們每個人既是他其中一根樹枝,也是整棵葡萄樹,缺一不可。



警戒區
一個穿著如同日本武士,頭上卻有著像是兔子耳朵的怪人,在黑暗中被微弱的光線照射出來。因著光影的改變,音樂的節奏。看到他人雖然沒有動,牆上的影子卻在跑。從全身都是盔甲到漸漸褪去衣帽,似乎扣連了這次的主題「非關舞蹈」。節目單上寫著「身體的訓練是+1+1+1+1+1+1+1+1+1+1=10,成熟的身體觀是10-1-1-1-1-1-1-1-1-1-1=0」。盔甲像是技巧越來越多之後所呈現的樣貌,不斷+1。


然而,若要進入到成熟的身體觀,要從哪個點才能進入呢?會不會一不小心就不斷地+1,最後只是一個跳舞機器罷了。但,倘若要-1,那也得要有數字可以被減才行,不然可是會減到-1呀!於是警戒區既是0也是10,既是開始點也是結束點,這不但是對於舞蹈的警戒區,同時也是對於「非關舞蹈」的警戒區。黑色幽默的呈現,讓觀眾席有著許多笑聲,而且表演者非常善用眼神。同行的友人就很喜歡這個作品,他也提到有位舞蹈大師說「舞者通常不會用眼神,但會用眼神的舞者就會讓舞有靈魂」。是真的,他光是站著不動,光是眼神的流動,觀眾就可以看個好幾分鐘,也不會覺得乾燥無趣。


血肉
在換場後的暗場,就聽到有人往觀眾席丟東西,聽起來好像是石頭,而且可能有砸到第一排觀眾的腳。因為燈亮的時候,看到第一排觀眾的腳是縮在座位上的。表演者姚尚德戴著全黑的頭套,全身只有一件黑色的內褲。走至低垂的燈下,有一張椅子,像是拷問椅。表演者扮演著人犯與刑官,觀眾於是觀看著這個施虐與被虐集為一身的過程。


由於光線微暗,搭配著表演者肉體的白皙,像是看著無頭且上下半身分離的肉塊在運作著。最後,最讓人震撼的是,這肉塊拿著之前尚未全部丟完的一大袋石頭,緩緩走至舞台,大喊之後便將石頭鬆手。這一瞬間,連結了一開始的小石子,連結了巴勒斯坦人對抗以色列人的武器,石頭以及人肉炸彈。觀看完的情緒是無法釋懷的,是靜默的,是沈痛的。


在觀看自虐與受虐的過程中,由於表演者的身體很胖,手卻很細緻,而且幾乎都在用手呈現其畫面。我一度跳出想著,這位表演者如果去除掉手的身體會是什麼樣的光景?我會很想看看姚尚德只有運用手以外的身體表演。


《227號-進來》
這個作品是我在看排時最喜歡的,它很冷,卻把人生而既有的溫暖完全展現出來。在黑暗中,觀眾聽著超長的工業電梯聲,像是往101頂樓那樣,卻又像是往地下91層地獄深處般。第一個聲音就是男性的英語「No.227」,接著是女性的「227號 ,進來」。眼前落入的像是一個嬰兒一般的無知眼神,卻身穿西裝的男性,站在佈滿數字大紙箱的倉庫裡面。「Please take shoes」「把鞋子脫下來」、「put your head on the shoes」「把你的頭放在鞋子上」等等不同動作的指令,227男子全部照做,卻不知為什麼。每個指令每個動作都讓人覺得荒繆可笑,特別在指令說「Please dance」「跳舞吧」,227男子開始做許多一般人覺得不像舞的愚蠢動作,「Not that」「不是這樣」指令阻止了他繼續做這樣玷污"舞蹈"的動作。227再次認真地跳了,這次動作有意識多了,「Not that」「不是這樣」指令依舊不滿意。突然,來了一個管理員,搬來了桌椅和一瓶可樂娜還有一角檸檬。227聽著猶如夜店的音樂,拿起酒瓶一次灌完,這氣泡還跟著音樂的節奏呢!當然,還是被不滿意了。最後,「跳進紙箱裡」,227就跳進紙箱,和後面一大堆紙箱合為一體。


用簡單的語句、動作,就深刻地展現了西方霸權、父權,並暗喻了跳舞這件事被不知道誰定義了,而且定義成單調的動作,且不允許有機的舞動。沒有太多、複雜的語言,連在場的小朋友都看得很開心。而且還是要說,孫梲泰演這個227實在是不二人選,非常地適合,完全把上班族的荒繆展現出來。


超腦人夏日行程表
在換場後,便是一片黑暗,也沒有聲音。舞台上有著奇怪的光線出現,原來是一只光(燈泡或是手電筒)塞在表演者的嘴裡。不久,觀眾席也降下了手電筒,讓觀眾可以照表演者。我們觀眾都很乖,都讓表演者一直有光線。後來,表演者突然從舞台往觀眾席衝過來,而且把自己當成一塊肉,也把自己的重量完全交給觀眾,讓觀眾推來移去的。後來整個觀眾席都與她接觸過了,她又好像要被什麼吸去舞台,要觀眾抓住她。於是,我們花了不少力氣拉她。最後,她還是被吸過去,整個很用力地撞在最底的牆面上,當下覺得背好痛...接下來,燈光的變化與她的身體運動。特別是用雷射的時候,當時腦子裡面只有「宇宙」兩個字能形容。


和之前預報唯一的差別是作品名字換了。也依然有使用手電筒,但並不因此減弱其作品以及對人親密的渴望。手電筒就好像許多作品也愛用多媒體(其實就是投影機)一樣,怎麼用比較重要。在觀看與被觀看,開場前觀眾與表演者身體的親身接觸,演出中的手電筒,以及表演者直接衝上觀眾席。這個演出打碎了觀眾與表演者、買與賣的絕對關係。

不得不說,個人很喜歡詹天甄在這次的演出。上次看到她在《電子》裡面,還有些舞者的身體邏輯。可這次真是嚇到我了,像是全身綁滿了 1噸重物的人突然斷開,簡直是瘋了。這樣的驚喜感和我上次在《島》看到演員的身體變化很接近,令人感到非常地興奮。

小朋友也很開心地玩著,這個作品覺得真的在玩身體,而且是和所有人一起玩,玩到所有人都滿身泥巴了,所以很過癮而且有痛快感。把這個作品放在最後,讓我們都非常愉快地離開劇場。

燈光設計實在是把燈光做得非常絢麗,在幾乎全空的舞台上,每一場都有著迥然不同的視覺感,也是這次「非關舞蹈藝術節」的大功臣之一。

這次「非關舞蹈藝術節」還有一個很特別的換場方式,就是直接告訴觀眾「換場」,然後開著燈更換場景。這樣的換場方式中,除了直接表明換場,讓觀眾不致連結上一場的情緒,同時也暗示這時可以休息或是上廁所。從進場到結束都有一種輕鬆感,表演卻是表現的非常專業。每個創作者同時也是工作人員,雖然是五個演出,卻也聯成一個,這是讓人感到很舒服的。

我猜,來看「非關舞蹈藝術節」的觀眾,每場演出觀看的感覺應該會差很多,為什麼呢?在我來看,因為這個藝術節的題旨關係,使得有些創作者不是以舞作出發,而是回歸身體接觸,其身體接觸也就包涵了觀眾。雖然其形式的大結構不變,但因著當天觀眾、天氣、事件的狀況,表演者的身體感,甚至身體動作就會因此而有所不同。這並不表示會因此而不好看,而是表演者像是鏡子一般反射了當下的狀態。一度有覺得自己在看行為藝術,因為行為藝術的身體感也是與觀眾有著密切關係,這也讓每個觀眾都看到了獨一無二的表演。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謝謝吉米
我看完後 差一點就哭了耶!
從事表演藝術這行業以來....
我不知能說什麼....
觀眾的喜歡 才是我走下去的動力
雖然 第二屆非關舞蹈藝術節 沒有獲得補助 但是 我們8213也不灰心 我們將改成"(雙年展)"方式繼續進行演出 我們2012年再見啦! 孫梲泰

張輯米 提到...

不用客氣~
這次這藝術節我真覺得不錯,請繼續努力!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