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之亂想

看完了之後趕快騎了我的小黃回來
一路上的紅燈阻礙了我思考
摩托車的速度感則增加了更多哥本哈根的感覺

還記得上一篇的大強子對撞機嗎?
那可以說是1939年轟擊U-235的加強版
只是當年那樣的轟擊成為核彈的實驗依據
而大強子則可能會製造出一個黑洞
當然也可能因此產生蟲洞而成為時光裂縫
甚至增生一個新的宇宙

這是我第二次看哥本哈根
上一次在台大看,而這次是在竹圍工作室
也許是距離不同
使得觀看的感覺差別頗大
上次我已經坐很近了
但還是距離很遠
所以看到了劇本的美麗
而這次與演員幾乎只有2公尺的距離
我看到了角色內在

我先說針對這部戲的感想,再說不相關卻相關的

PS:以下文字純為個人見解,若有人因我的賤嘴而受傷,就當作是個人部落格的呻吟,畢竟我只是個觀眾,無法和工作人員或親友一樣可以取暖。

首先,我喜歡導演在前面把納粹的畫面那樣呈現,是美的
燈光緩緩移動,影子也緩緩移動
但可惜蓋世太保的速度感卻沒有達到
這算是我太雞蛋裡挑骨頭了
因為過去「美人胚子劇團」的創團作就在帶位者非常優異的表現下
營造出一個幻象世界
但我明明知道那樣簡單的動作,一定不可能為此而作身體訓練(或許有...)
只是看到這麼美的畫面,演員卻把幻象帶回現實就覺得很恨
看到那樣的拖行把地上的沙帶出噪音、緩慢的移動造成肌力不足而產生抖動
光是斑黃的
影是未知的
而氣,是潰散的

瑪格麗特、波爾先出來

演波爾的,就和波粒二相一樣
是個不存在卻存在的演員
他的手也是
偌大的西裝袖子伸出龐大的兩掌
自然垂下,兩掌伸張
這就是他全劇的樣貌
對話激動時,他的左手會伸出食指似乎要指向對方
但方向是在垂下30度,然後指向地上
當他感覺雙手垂下伸直太久時
他會雙掌手指交疊,欲作拱狀,但都與劇情無關
那雙手是沒有神經的
於是我在第一排也沒神經的睡了一會兒
我看到某個時間,甚至很想把他的雙手鋸下來

而抽煙斗,是他除了上述肢體動作外的唯一改變
一開始他點了,我知道煙斗很容易熄
熄了,還在吸,很久都沒有再點燃了,還在吸
這樣的畫面讓我聯想思考到其他

酒、食物都是不存在的
煙卻存在?但似乎也不存在
這是測不準的,你無法知道一個像電子的演員亂繞在原子核裡面下一步是什麼
即使有導演這個光子來影響他的速度
不過在下半場煙就存在了
我真的太挑骨頭了....

演瑪格麗特的,是個美麗而且很棒的女演員
每一步,高跟鞋走在地上的每一步
好像都能看到她鞋後的水痕
這個角色其實非常不容易
應該是說,這三個角色都不容易
可以把瑪格麗特演到令人印象深刻
不得不佩服她的功力

然而提到瑪格麗特不能不提海森堡
因為這兩個演員是唯一存在在這個原子裡面的
因此,當他們兩個互相碰撞時
那火花就美極了
層層堆疊的語言像是原子反應爐裡面不斷增生倍數的中子
以2的80次方往觀眾席不斷分裂
只是台上那雙垂下的鎘棒
不斷吸收中子而讓降低核分裂的速率

看著這兩個優異的演員對話有趣的地方在於不看他們在說話
而是看沒說話的那個人表情
是的,如果要看一個好演員
是要看他們在沒有台詞的時候
特別在這樣近的劇場
那真是享受

只是,海森堡很奇怪的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喝了那杯不存在的紅酒後
整個演出就像是喝醉一般
晃來晃去晃到我有點暈
但是我是認同他詮釋的角色

除了晃得太嚴重
其他都讓人感到滿足
相較於台大版哥本哈根的海森堡好看的多

以上是針對戲本身的,下面則是後記

看著這樣的海森堡與波爾的對話
我竟然在想像如果台上的波爾是吉興那肯定會好看很多
然而這樣的想像開始在我腦裡進行後
我卻發現,台上的海森堡不就是我嗎?
而我們常去的雙魚坊就像他們常去的公園一般

哥本哈根的兩人總在爭論「物理」
而我和吉興總在爭論「表演」
他總是使用各種數據、符號來解釋表演
在他的世界裡面,表演是在精密的計算中完成的
而且透過長時間的運算得出,沒有任何僥倖
他的生活中只有表演二字
除此之外還是表演
他深信演員在每一場演出都應該被精準的完成
所以與他談話
你會看到波爾執著於那計算完全局之後才行動的樣貌
如果要不精準,就要知道什麼是精準


然而我卻也執著於「表演」是不能精準的
所以竭盡邏輯、比喻來試圖詮釋我的想法
因為我深信,劇場表演與其他不同且珍貴之處
就在於它像瀑布一般
雖然看起來是一堆水落下
但是每一滴水是不會落在同一個位置的
這應該是我的「測不準原理」。哈~
如果要精準,就要知道為什麼是精準


但是我們在雙魚坊長久的對談中
卻也產生了共和的理論:洋蔥理論

有一天,我們同樣在雙魚坊聊到早上5點
我們到7-11買了飲料
點了那根沒有結束的煙

我找到了一個很好的比喻,就是洋蔥
洋蔥有多層的皮,而且是圓的
不斷的剝開就會看到最裡面不能剝開的核心

我比喻每個人都是洋蔥
但我們永遠只能看到這個人的某一面
隨著時間的長度,我們不斷剝開他那一面的皮,最後看到這個人的內在

而吉興的看法是,演員是某一面向
經由技術、訓練來讓自己的皮能夠更深掘到核心
然後到核心後,在不同的角色裡面開始轉換面向
請注意,這時還在核心,只是面向已經不同
然後再往外去皮

而我的看法則是,人就是全面的洋蔥
每個人都會以不同的面向去面對不同的人
所以當取得某一角色時
就直接轉向至那個角色最表面的位置,開始往下挖

兩者皆有優點也有缺點
因為講很多次,就不多作敘述

只是看著台上的演員這樣的對話
想著台下也有這樣的對話
的確是個很奇妙的體驗

10 則留言:

俊凱 提到...

輯米你好

你的筆記是對我跟演員相當實用的建議,
你所看到的問題有些是在演出時有機出現,排練場卻沒觀察到的、
或是在這樣短暫的製作期內一人多工,我力有未逮的部份…

總之,以上的藉口都是我身為導演必須解決的問題,也是無法迴避的責任。

很謝謝你花了時間記了筆記,提醒我未來該如何改善創作。

不知道輯米是否願意讓你的這篇文章轉載到哥本哈根的部落格?

再提一個祕辛,其實當初在進行選角時,輯米跟吉興是我心裡海森堡與玻爾的一對組合。
只是我透過采儀聯繫上吉興時,他已經有其他演出,檔期軋不過來,我只好放棄這對組合。

現在讀到你的筆記提到這件事,讓我覺得生命中真是有太多巧合與遺憾,真是測不準…

張輯米 提到...

哈囉俊凱~謝謝你來看我的文,當然是歡迎轉載,只是該文算是雜記咧...不是很正式,所以我也沒有投稿每週看戲,不過如果不嫌棄~就盡量用吧!

不過我還蠻好奇,為什麼你會想我和吉興這個組合?難道...我們常去雙魚坊討論表演的事情有被很多人知道喔?咦?對阿!我和吉興都寫在自己的部落格嘛!

是蠻可惜的,我也在想我們兩個演這部戲的樣子是怎麼樣,不過,我覺得應該不會比現在的好...顆顆...台詞實在太多。

但是我在看的同時也在想,哥本哈根這個劇本能不能改編成為討論表演,然後是大陸與台灣多年前的關係。這個劇本真的蠻美的就是。

naiwen 提到...

吉米你真的很厲害
把pchome的封面搬到這邊來
我看了你的唐吉軻德非常瞭解你的憤怒
我也真想惡懲這種不擇手段貼廣告的人
欺騙人的信任感,製作語言的罪業
也很氣pchome管理人不負責任(但免費使用的人除了搬家表達無言的抗議有更多立場嗎?)
我也用blog,卻還有很多不懂設定:怎樣才能不全文顯示?字體怎樣放大?怎樣能打星星?怎樣弄訂閱、搜尋、投票"?怎樣把回應另外提出來?熱門標籤和網誌?我先把問題寫下來以免忘記.......總之是否我該備束脩來個大請教?

張輯米 提到...

哈囉乃文
我想離開PCHOME算是緣分已盡,本來PCHOME一直沒有順著他所說的2.0計畫開放就已經有點不滿,剛好又加上他後來突然多了一堆廣告,又讓垃圾留言充斥,自然就有緣無分了~

BLOGGER目前其實已經可以做到大部分網站的功能了,如果你想的話,可以把BLOGGER變成完全不像BLOGGER喔!
因為世界的開放潮流,讓各領域都有跨界的思維。不單是電腦網路,藝術也是~所以你想把你的部落格弄得很棒,只需要知道目前有哪些服務可以幫助你達到跨界的功能就行了,其他就是你的想像力囉!

這星期天我演出結束後,可以找一天來我家幫你上課喔~~

及米

俊凱 提到...

HI輯米

你跟吉興的組合,主要是因為我看過你們二位的表演,感覺你們二位氣味是契合的,當然也有很不同的部份,兩人合起來感覺就是會有一些化學作用的火花。

當然,我也是你們部落格的忠實讀者。

張輯米 提到...

我部落格純粹就是亂寫,承蒙厚愛~

看過我和吉興的演出?!
是繁花2還是被人津津樂罵的三扇窗?!
呵呵~也蠻久沒有一起演了,不過這次在台中的四月望雨又有一起演
明天就演完放小假嚕!

薛西 提到...

你們也有一起演過差事的戲哩。

張輯米 提到...

對後!阿~應該就是潮喑那部戲
他演大哥我演小弟的
那次反應還不賴咧!
常見面的人就會忘記到底哪些戲曾經一起演過...

食草獸 提到...

只是要說我搬家到這裡了,
http://sweetanarchy.blogspot.com/

舊文章興致來時才會好好搬吧。

另外,關於復團,希望還有機會可以討論。

張輯米 提到...

你也搬了阿~~

找一天再來我家聊聊吧~

吉米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