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撇子2.0 觀後感

2008年大學戲劇系聯展「仲夏夜之show」
8月17日晚間7:30


這部戲聽說之前在台藝已經演出過,所以這次已經是被選上而再次演出的。
很高興又有一個演出是關心這個社會上弱勢的角落,抑或是說,很高興又多了一群人關心。
但是,我必須憤怒的說,這部戲不好看。憤怒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太難看。

對於一個事不關己的觀眾來說,樂生這個議題一直都是令人反感的,因此當一個陌生的觀眾要進入一個劇場,來看2008年大學戲劇系聯展「仲夏夜之show」的左撇子2.0時,發現自己好像在上課,那我去讀城鄉所就好了,何必來看戲?

從戲裡面看得出來,創作者心裡面有一團火,他熱切地希望能用自身所學為這個社會作些什麼,這也正是我憤怒的地方,如果他做了一個「白雪公主與七矮人」,我還覺得輕鬆愉快,然而作樂生這個議題,這個如此爭議的議題,卻是以一種街頭抗議行動劇的形式以及幾個獨白來強迫觀眾吸收創作者的觀點,我要看抗議行動劇的話,到處抗議的新聞還看不夠嗎?如果漠視樂生的人只是因為上面那些觀點就決志,那樂生也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辦什麼大樹下音樂會、文學週末了。

我怒在我支持樂生,所以一直希望能夠有一個演出是能夠以間接卻直接的方式來引導人們來支持,因為樂生的問題不是政府官員、古蹟保存的問題,而是人心的冷漠。對一個冷漠的人吠叫是完全行不通的,但是一個冷漠的人會想來看戲,那就表示他願意接觸人群,這類人正是這個社會最需要的,只要能夠好好地引導。

其實,創作者有從各種面向來切入整個弱勢社會,結構是很好的,但由於創作者態度過於強硬,使得演出本身變質成為教育劇。

最後我得知這是被學校選上的之後,也感到非常開心,因為選這部戲的人們並不是冷漠的那一群。更欣慰這個社會多了一個這樣的創作者,言詞過於嚴厲,請見諒。

3 則留言:

一泓 提到...

謝謝集米的意見
你的意見還蠻跟別人不同的

我想問一下
這樣的戲(主題)該怎麼不那麼教育劇
是我太強硬太憤怒的問題嗎

張喆米 提到...

如上所說,我覺得你的架構很好,有試圖以一般人自身的生活體驗來連結樂生。只是沒有經過統籌,每個片段都太過分散,裡面有太多的小細節被你忽略,例如:突然而來的日本軍人,到底與前面的那一幕有什麼關聯?當然,瞭解樂生的人就會知道這個日本人是代表什麼。
還有,在燈亮後,秘書莫名其妙的把一堆紙銷毀,然後就結束。沒有說明,誰會知道這個動作是銷毀之前的請願書。

雖然這些點都微不足道,但從這些點來看,這部戲並不是給不瞭解樂生的人看,而是給曾經或正在參與樂生的人抱在一起取暖。

和我一起看的老婆OO,她的意見是:這部戲只有把現象呈現,不夠深入,並沒有劇中弱勢者的背景交代清楚,所以觀眾就不會知道那些人的故事為什麼要放入劇情中,好像任何一個題目都可以放在裡面,所以看完之後完全不知道重點是什麼。

對我來說,作這些議題很好,但是我很討厭把這些議題拿來消費,這樣太輕易了,好像伍佰的歌「一點點」,雖然我知道一泓你應該沒有要消費他們的意思,但如果你的呈現方式只是拿這些支持樂生的人都知道的東西來表現,就會很像原住民就是只會跳舞唱山歌,客家人很小氣一樣。

身為一個創作者最大也最難的功課就是反省。而你忽略那些不明瞭樂生的觀眾感受,就是整個社會對待樂生的態度。

naiwen 提到...

真可惜我沒看到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