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奇地劇團《SLEUTH黑色遊戲》觀後感

場地:牯嶺街小劇場
時間:5月2日晚間7:30


看這部戲主要的原因是沒聽過這個劇團,想像應該是一個新成立的劇團,那麼讓新的劇團能夠有更多的回應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而且相當好看,演出團隊製作非常優良,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劇本實在太令人驚喜!
我看戲是不買節目單的...甚至連整個DM都沒有看,就是怕我自己會跳出來亂想。曾有想過要不要好歹看一下DM?但入場前還是沒有,就是一身的空白。

進場之後,滿滿的觀眾,觀眾還站在走道,星期六的晚上人多是正常,但是人也太多了....
可見這個 夢奇地劇團 的第一炮(應該沒錯吧?)宣傳相當成功,而且觀眾還有老人明明我白髮蒼蒼也很容易被以為是老人 耶~我想應該是工作人員的家屬。

映入眼前的舞台看到了有點眼熟的畫面,就是莫比斯圓環「潛水中」的白紙牆,不過它是以線拉起的小說空牆。所以可以隱約看到後面的人,隨著冷氣會產生一些飄動。

一連串用懸吊的方框所組成的書架,加上那一堆由各種不同語言翻譯小說所組成的書牆,顯現了這個豪宅主人的自戀與限制。所有的語言都有,卻偏偏沒有義大利文,更明白地點出男主人身為優雅英國紳士對邋遢義大利男人嗤之以鼻的態度。由骰子組成的吧台,也把主人喜愛遊戲,而且是具有賭注遊戲(羞辱也算是一種賭注吧...)的性格表現出來。但是會有點擔心拿酒的時候頭會撞到吊在空中的書框。

燈光設計展現的功力相當不錯,在各種場景氛圍都能把觀眾引導到劇本的方向,而且燈光的運用節奏也相當簡潔。音樂的部份,不知道是播放的時間點比較怪異還是如何,感覺是有一點突兀的,雖然音樂本身是符合戲的味道,但是一出來的瞬間其實會不大習慣。而音效的部份我覺得很讚,因為終於看到有一個演出的音效不是從中控喇叭出來的...我可以聽到這個聲音是從該發出聲音的地方,而不是我的正前方。這個部份一直是在台灣劇場比較被忽略的,但是在香港,據說他們是有專門的音響設計,那個工作就是專門設計劇場中各種聲音要如何出來的。

而影像也非常令人喜愛,結合了監視器與影片,讓觀眾好像真的進入了男主人那多疑又要有控制權的豪宅,在Milo Tindle要爬進Andrew的家時,簡直讓觀眾開心極了,如果第一次來牯嶺街的觀眾,說不定還會以為Milo真的是從牯嶺街的外牆爬進二樓然後降下呢!這樣身歷其境的感覺也就更符合遊戲以及觀眾是玩家這件事。不過這裡有點可惜的地方是,如果敲破玻窗戶時,是真的有像是玻璃的東西掉下來,而不是噴煙,那真的就完美了啊!我會完全相信Milo真的是爬進來,而且那裡真的是Andrew的家了~~

演員,整部戲有三個演員。(因為覺得好看,中場去偷看了DM...)嗯?怎麼從頭到尾只有兩個男的,還有一個人沒有出現耶?!難道...她是舞台上那個一直笑的雕像?還是觀眾自己??朱德若,豬的肉?我還朱琉敢咧....Anyway,老實說在一開場的時候,這位飾演Andrew的演員,實在沒辦法從他的走路、說話、動作中看出他是什麼身份。他在幹嘛,問號。哪一國人從哪來,也是問號。年齡,更是問號。為什麼要作一開始的那些事,還是問號。加上一群英文名字、地名等等穿插在中文台詞中,我已經混亂了,就在我幾乎要閉上雙眼時,還好這位年輕的美髮師,喔不!是演員,他出現了。雖然一開始兩個人還是一堆英文與中文,不過有了對手就已經好多了。

到了上半場人物交待鋪陳終於了結之後,戲感也終於來了,就是英文數量變少的時候,我也不需要再想義大利、倫敦等離我很遠的地名時,演員好像也比較暖了一些。不過對於一些觀眾是晚了一些了,所以中場休息的那十五分鐘,便走了一些觀眾。美髮師演員由於角色變化多端真的飾演的相當成功,他那個屌而鋃鐺卻又散散漫漫的樣子,轉變在後面愚蠢、害怕、恐懼都非常到位。小說家變化於內心的細微就相對困難許多(年齡本身已經是非戰之罪了),而開始遊戲之後小說家也越來越有戲而且精彩。

而在上半場觀眾都以為Milo死了時的暗場我相當喜愛,因為那個暗場的時間長度和真的有夠黑,所以能讓我們有延續之前的視覺暫留,進而產生幻象。

下半場的開始也是從暗場開始,我依然喜歡這個夠黑的暗場。下半場開始換來了一個警察,來了一個警察就會猜得出來,劇作家有危險了,但是這時我跳了出來。想到,這個警察該不會是第三個演員吧?但是看得出來,還是飾演Milo的演員,難道...是因為演員不夠?還是演員中途不能演了?(劇場常常會這樣...宣傳出來演員才說不能演....)不過漸漸地從他對那個地方熟悉到不行的時候,我就猜他就是Milo扮演的。沒錯,如果只有這樣的羞辱,我們當然是看得不過癮,原來Milo準備了更豐富的羞辱主菜。當然,也讓遊戲變得更直指人性的毀滅處。

演員的表現算是很不錯,如果Andrew的5個W能更強化(因為這個角色真的不好演)。畢竟兩個人的演出,如果沒有平衡到的話,很容易一面倒往角色討喜的那一方去。而這個劇本幫助了演員非常多,讓演員可以盡情發揮。只是我真心的想,為什麼要改編不連整個環境都改成中文呢...看一個台灣人硬說自己是義大利人,又說自己姓名的來由...唉....就是無法相信啊...

羞辱的確是通往人性的捷徑。看完這部戲,我眼前浮現的竟然是曾在台灣開過工作坊的法國劇場大師 Philippe Gaulier。難怪有許多人參加過他的工作坊之後,不是飲恨離開便是收獲得非常多,在短短5天的工作坊裡要如何才能讓一個人脫胎換骨呢?Philippe 有著一雙看穿人心的眼。

羞辱,是通往人性的捷徑。而且只能在劇場發生。這真是太有趣的戲,太有趣的劇本了!

4 則留言:

三股东 提到...

嘿~你好!我们第1次来。。。
下次见。。
也欢迎你来我们的部落喔!
加油~

張輯米 提到...

三股東..謝謝你啊~

洪伊俊 提到...

哈囉輯米!
我是伊俊

無意間看到你的網誌
沒有想到您有大駕光臨
雖然我有在台上隱約看到您白髮蒼蒼的身影XD
不過有失遠迎真的是失敬失敬


謝謝你對我們戲的回應啦
我們需要前輩的批評與指教
感恩~~

張輯米 提到...

XD伊俊,你們演得很讚阿~~

這部戲真的值得一演再演!!

GOGOGO!!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