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藝術節:EX亞洲劇團《島》

11月14日14:30
皇冠小劇場

其實本來不能去看的,但聽到朋友說Fa有很大的轉變,我就覺得雖然跟他不熟,但畢竟也都在劇場好幾年,而且我之前常去偷他的菜(不過最近他農地都荒廢了)。能讓一個人有很大轉變的戲,怎麼樣也要參與參與。而且我一直很想看看江譚佳彥做的戲,主要還是想看他訓練出來的身體。

一進場,就已經看到Fa和小帥兩人在做虛物的鏟沙、裝箱、扛在身上、搬到彼此的沙地、倒下沙。不斷極緩慢地重複。天阿!光是這一幕未開場的意象已經讓我傾倒,這兩人真是太美了。「一切的瑕疵與美麗都在極慢中展現」。騎快車一點也不難,只是當要你騎時速一公里的時候,就是展現你會不會駕馭身體的時候。

老實說,以一個觀眾的角度來看,我並不喜歡以前Fa的演出,印象中的他總是用一種聰明輕巧的姿態來跳過所有沈重的東西。看了兩次之後就可以猜得出來他之後的戲也會這麼表演,那是一種自然產生的安全感。演員是一種精神饕餮,牠得不斷吃新鮮的靈魂,當沒有新的東西給牠吃的時候,牠就會開始啃食自己。不過,我記得之前魏瑛娟導的戲倒是可以給他吃很飽就是。

小帥也是,他們倆都是羽量級的拳手,而且有著蒼白的臉。不過這次我也是刮目相看,甚至身體有比Fa還要更精鍊。光是前面五項簡單的動作,要把沙的重量做出來就已經是需要花半年的訓練了。小帥的膝蓋、肩膀、手臂都確確實實的有重量在身上,你知道,當看到一個演員能夠把自己全身經絡都能運用自如的時候,那是一件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顏面神經的表演只是佔了人體的七分之一而已。

光光是尚未開場的演出,我已經可以確定自己不會睡著,因為他們的身體是有重量的,而且很重。但很美,真的很美,這個重複的開場,我覺得可以讓人看一個半小時而不疲累。我想,這也就是東方的身體表演深邃美麗的地方,它簡單到不行,卻令人驚嘆到無以復加。裡面的深度是無數看似無效率的行為所累積出來的,因為人身體的可能性幾近無限。

不過很可惜的,在鐘聲響起之後直到演出結束的表演,我必須實話說:不好看。但我卻還是很開心,因為這兩個演員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那是一種把自己毀掉重新組合的眼神,一種蘊藏許多苦痛之後所綻放出來的眼神。

這也讓兩個羽量級的拳手突然要進入重量級,在重量級拳手的眼前,他們之前的習慣、訓練就像是個嬰兒一般纖弱。同時,也被迫面對了自己的不足,當然,在戲中也展現出來。以前的導演都是很聰明的,懂得用技巧把演員的缺點掩飾。只是,江譚佳彥應該不是這樣的導演,他直挺挺的就是要把演員缺點練到沒有,很顯然的一個半月的密集訓練尚無法判若兩人,但至少已經把兩人粉碎了(不過Fa還沒全碎)。所以呈現在觀眾面前就是一個誠懇但缺點盡露的兩個新生。

Fa的身體太輕,使得許多需要重量的表演看起來就像紙片一般。例如國王,我想他走出來的那幾步,應該也很心虛,觀眾也很擔心他會跌倒。如果說腳步的無力是因為角色腳受傷的設計,我會覺得不成立,因為在角色裡面並不應該因為腳受傷而減少了重量,反而更應該因為痛楚而專注才對。而且剛好我的右腳大姆趾也受傷了,所以特別注意他設計的右腳傷處,不禁會想到他受傷的位置是不是跟我不太一樣,不然為什麼脊椎和腳板可以這麼輕鬆?而且受傷的腳也時有時無,會想,是不是已經過了很久腳好了,一下子腳又再度受傷...

而小帥的確是年紀輕,可塑性高,安蒂岡妮出來的身體就很有重量且漂亮,但是他為了戲中角色而設計的台灣國語實在讓我難受,因為我個人相當不喜歡用語言腔調來改變角色,明明就沒有那個腔調的身體,講出的任何話都可以輕到不見。而且這台灣國語還會隨著小帥的情緒起伏而消失,但事實上我反而還比較喜歡安蒂岡妮激動時的那段話,假的台灣國語不見了,展現的是本來國語就不標準(懶人腔)的真實小帥。真的永遠是最好看的,玩假的導演一定看得到,只不過沒有告訴演員。

我覺得兩人在獄中普遍的問題是手,他們的手為了和對方說話而舉起來。但是只有一種:食指指對方。所以為了要回應這麼多且真實的情緒,迫使他們必須用身體指向對方,但是因為太少使用身體語言,所以變成只有一種指向動作。而這樣單調的身體就無法把劇本中滿滿的情緒丟給觀眾,坐在我身旁的紅紅早就睡得天昏地暗了。

其次就是哭笑,這看似最基本的情緒表演,兩人展現的大部分就是吸鼻子,不然就是用手擦拭沒有流出來的眼淚。靈魂沒有真的哭,對我來說,這表演是無法被相信的。

再來就是聲音,因為習慣了輕聲細語,碰到這種幾乎就是民眾劇場的表演,得要把生命吼出來時,發聲的位置就面臨了變革,那個不常使用的音域就會夾雜著撕裂感,使得在大吼時聽不到對話內容。

劇本是蠻好的,只不過口語上還是有著翻譯劇本的小問題,不過兩個演員已經有把裡面的文字盡量變得生活化許多,甚至用劇場熟悉的朋友:小莫、嘉明、鄭宗龍等等。這個劇本要講的東西應該是很深,不過目前我還沒消化完,可能用補註的方式吧...

音樂的部份,我個人覺得太過催情,感覺好像在看勵志或親子電影,而且在國王出來的那段步伐時的音樂竟然也是那種催情感,用了這麼柔的音樂對比在Fa的國王,讓他輕飄的身體更為無重量,我在那段真的有一股衝動想把喇叭砸掉,沒有音樂搭配皇冠的冷氣聲還比較好看。

至於燈光則是屬於比較中規中矩,但是我比較不滿意的是牢籠燈。用GOBO刻出一條條來象徵牢籠,有什麼錯嗎?對我來說就像鬼片出來就要用綠色燈,殺人就要出現紅色燈一樣,如果有這麼簡單直白的規則還需要設計嗎?不過我很喜歡開場打在中間鐵籠的燈以及竹簾起來的條紋,非常有魔幻感。

再來是舞台,我最喜歡的就是舞台設計,用八個鐵絲作成的鐵籠子組成的大鐵籠子,在開場的時候好像是立體電影似的,在上中舞台靜靜地被吊著,這非常切合這部戲的牢籠感。而且還會隨著劇情亮起裡面的兩個小燈泡,那象徵陰陽的兩小點,同時也象徵了牢中的這兩個帶著希望的朋友。我最喜歡的就是在舞台四方落下的鮮紅下振,地面則是四面鏡子反射著從上方打下的光束。當演員進入牢籠時,鏡中的下振和空間的下振密合,結界就像是被設定似的完成,這有重量的輕巧真是漂亮。繩子雖輕,下振卻是重的,而且與鏡中世界相輝映,裡面的人完全無法逃離,最多只能在邊緣貼著。


最後導演的部份,我覺得可能是江譚佳彥不喑中文,使得在對話節奏上就比較不順暢。而且這是一部徹徹底底的把演員缺點顯露的一部戲,其實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會找這兩個演員?有沒有可能是導演認為經由他的訓練任何人都可以來演?還是說就是要找這樣的羽量級體態來做重量級訓練,使得演員的身體可以有一種轉變感。不過,這兩位演員一定還不能達到他滿意的要求,不過兩人誠懇真的是有被看到的,這很棒。看得出來這部戲讓這兩個演員的生命有了翻轉,而且無法再躲避。


1116補:據說星期六晚上場演出的謝幕時,小帥已經卸除角色樣態了,Fa卻還故意在角色裡面謝幕,使得觀眾以為之後還有後續。這個部份是沒有在下午場看到,可能是因為星期六晚上有很多人觀賞要秀一下吧~不過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也正符合劇中的角色,Fa哥已經可以離開,而且偷偷算日子,留下小帥一個人在牢裡。


4 則留言:

提到...

吉米這篇寫的真好
寫的我好想去看這齣戲啊
不論我即將看到的是什麼

張輯米 提到...

謝謝阿~
的確是很值得一看的!
他們身體真的變美了~

dream 提到...

這篇評寫得真的太好了!不愧是張吉米!
看起來年輕時你對身體的探索真是一點一滴都留在身上,能這樣鉅細靡遺地把演員表演的細緻變化和疏漏都寫出來真的很棒!

小帥在這齣戲讓我對他的印象改觀(變好),而FA的話,呵呵,也就像你說的那樣,和從前不一樣。即使只是改變一部份,對久僵的演員來說也是好事,這至少證明他還沒死透。

很喜歡你說「演員是一種精神饕餮」^^

張輯米 提到...

喂喂~
什麼年輕時阿~我現在也不老阿.....
不過對演員來說,的確是要不斷地鍛鍊才能有清澈銳利的身體,這篇文章是給導演訓練的等價交換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