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來梅自由&永遠在一起 之我爆了

今天去看了北藝大的「不來梅自由」和「永遠在一起」
聽說兩部戲每一部戲都是50分鐘,加上中場休息15分鐘,也就是看完後應該是115分鐘。

一進場,wow~好酷阿!從地面往天空看耶!那讓我想起我在香港的日子,我只能看著那一小片暗夜裡的天空,搭配上「不來梅自由」這個主題真是太酷了!我也想要那一片天空的自由,我真的能懂的!我在開場前,看著舞台想著等一下戲會怎麼演,這樣的舞台真的可以玩特技~~根本就是可以來演個劇場版的蝙蝠俠阿!batman~~batman~~

準備開始了!燈光慢慢轉變,進而變成了灰色的場景,整個舞台視角竟然轉了90度,我心想這樣好酷喔!整個舞台視角可以在燈亮後瞬間轉動90度耶!!演員開始把整個舞台變成了一個房間。一群高大的男子從門外進來,我看到了法斯賓達,是的,那套只有法斯賓達會在他的電影裡面穿的經典衣服,這也正是他的劇本。

但是,隨著第一個演員開始說話,我已經不耐煩,又是這種典型的學院派演技。我曾想,為什麼學院派的演技難看,其實並不是因為學院二字,而是死背。學院所教的絕對是有其基礎的,但是當學生沒有用腦袋用心臟去碰觸角色和劇本時,演出來的就是一個難看。這就是我在之前兩篇所說的「看到一個演員在舞台上演寫實,就會想嘔吐」典型範例。而當這些人混到了學位,甚至到國外取得更高的學位之後,就會把後繼學生的表演毀於一旦,這就成為了我們歷來的教育。

翻譯劇本從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然而翻譯成中文最是困難,為什麼呢?這個論點是我在香港體會的。國語對我們來說,其實非常的尷尬,至少對台灣人來說,為什麼呢?首先這並不是閩南人和客家人的母語,其次,這也不是北京話,它其實已經是一個沒有味兒的北京話,現在誰講話還在捲舌?因此當一個演員在舞台上講一個翻譯劇本台詞時,它如果沒有處理好,將會造成雙重的尷尬,也就是非母語以及電子翻譯機的問題。香港話其實很接近台語或客語,都是一種沒有文字的語言,所以他們講起來特別有味道,但也少了一種優雅和禮貌(對我來說,就是少了規則)。但是現在國語已經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新詞來深化以及簡化,例如冏、潮這類的,很棒。

我在台下看著台上那樣虛弱的表演,已經死掉和畫黑了的舞台走位,以及再也沒有變化的蝙蝠俠舞台。想著上面的那些問題,不停看著手錶,我認為他們很不守時,怎麼演超過這麼久....
終於女主角死了,我鬆了一口氣。

經過了15分鐘的換台,很快的換了另一部戲的舞台,我覺得這個舞台也很屌!是一般的中古世紀房子,上面卻佈滿了樹根,而且樹根還有霧氣,那樣的霧氣卻不是煙機是畫出來的,真棒!我很喜歡。

這部戲只有四個演員,比起之前那部戲的一堆死者簡潔多了。演技其實也好很多,至少我能感受一些演員說的話。當然問題還是和上面的一樣,翻譯的問題。看得出來,演員和導演有在劇本上面下過功夫,所以少了些學院味。不致於讓人睡著,不過其實也瀕臨了。因為沒有什麼讓我感到驚訝、興奮的東西,就是這樣淡淡的,不痛不癢也不會想罵,但也不會想稱讚。

演完之後,還有一個評論會,大抵是講了些問題。最後問了導演為什麼要選今天演出的劇本,「永遠在一起」的導演說,因為女的比較多。而「不來梅自由」的導演則說,他問指導老師有沒有暴力的劇本,他的老師給了他「不來梅自由」,但他覺得其實一點也不暴力。

覺得一點也不暴力,為什麼還要導?為什麼要做自己不願意的事情,然後又怪別人的建議?我常和戲劇社的學生說「如果不想演,就快點退出,不要讓自己痛苦」戲劇是play不是pain。當下,我很想舉手(但是我俗仔),問這位崇尚極致語言暴力美學的導演有沒有看過法斯賓達的電影?他的暴力就是在生活裡面這麼的冷靜、自然,而且不做作,他做愛的搞法是把屌露出來,打人是真打(至少我感覺是),而不是這部戲要搞的像好萊塢空虛的性愛一樣,當然不是一定要露屌就是性愛,問題還是圍繞在真實。對!真實!又是我最近所頓悟的。一個觀眾為什麼要買了票在台下看你在舞台上表演?難道是為了要聽演員講那些台詞嗎?

有一個男人站在頂樓往下看,他發現自己的睪丸因為高度過高而抽動。下來之後,他會選擇用什麼方式來告訴他的朋友呢?有人選擇用詳盡的敘述,把當時的心情完完整整地說出來,讓朋友想像當時睪丸的抽動。有人則是用別的方式來代替那樣的感覺,來讓他的朋友能夠親身體會當時他身體的感受。這就是劇場,聽你說故事不然就是要感受你的故事。

顯然這位崇尚極致語言暴力美學的導演只能靠劇本文字來完成他的暴力,當我看到台上那些演員,演的比教會戲劇班還不夠暴力時,我就很想大罵「你們根本就是在侮辱法斯賓達的劇本!」顯然導演認知的暴力就是「情緒放大」和「很多髒話」。

如果一個導演知道什麼是暴力,白雪公主或睡美人的劇本也可以很殘暴的。
呼呼~我真是個情緒化的人....唉~沒辦法,一看到爛戲腦子裡面的髒話就會跑出來了....真是很容易得罪人阿~好煩阿~(詳情請見網路小說「腦瘤」)

6 則留言:

naiwen 提到...

吉米

你爆得比我想像中溫和多了
我看到舞台的第一反應跟你幾乎一樣
很難得一齣戲大家的看法如此雷同

柳春春阿忠 提到...

粵語慢慢的說,會很有韻味的。
像麥兜電影裡那樣。

嘿嘿,你也開始用"爆"。

另,問一下,那換景是用旋轉或升降舞台換的嗎?
如果是的話,那以後吃不到這麼好吃的叉燒飯怎麼辦哩?
有旋轉/升降舞台的表演場地不多啊!

張輯米 提到...

to乃文:
我現在脾氣有比較社會化一點,所以還是有壓抑~如果有一個可以匿名的環境,我可以寫的更多。

to阿忠:爆是學你的啦~它沒有任何旋轉能力阿~它只是用強迫透視的方式來做的畫面,對,與其說是舞台不如說是畫面,而且只有兩種畫面

左一 提到...

有去看這戲的彩排 也寫了東西 還聽說婉婷助教希望我們能寫些東西PO出來 不過最後沒有PO
原因就是爆掉了

吉米我把這篇中懇之文傳給我同學們看...我們這些學院生..唉唉唉

張輯米 提到...

我最近比較忙還沒把細節寫成文章投稿,所以先別給你同學吧~畢竟我覺得我這篇有點情緒化,又講得不清不楚的。

張輯米 提到...

補充一下,學院生沒有問題呀~只是我深刻地認為,科班並不必然等於專業,而專業和業餘差別不在技術,而在態度。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