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2008走入下一秒

2008年是我有全新自我認識的一年,也是充滿自我反省的一年。
幸運的是圈圈是一個基督徒,在生活中總是有著體諒與體貼之於我這個什麼都順從也什麼都要反的我。不是基督徒的我認為每個人心中的神會藉由不同的形象來呈現,也許是如來,也許是耶穌,也許是阿拉,也許是能量,也許是科學理論。因此,不排斥宗教信仰的我,只要時間允許,我和圈圈都會在星期天去基督之家做禮拜。

每次看著寇少恩牧師在講台上面講話,後面那個十字架泛著微微的紅光,我總是會想起「一一」的電影,也總是會連結起如來的「卍」。一個一個的個體經由愛而交錯而永恆。我也漸漸意識到從前讀過的佛經似乎與聖經內容有所關聯,包括天使與金剛。這樣的連結是有趣的,或許對於虔誠的教徒來說可能是褻瀆,但是人類最大的罪不就是分別?

因此,在2009年的第一個禮拜之後,我瞭解我在這個世界的位置,「因為我真誠的相信,所以我不參加宗教」。這就像是基督徒不拿香拜祖宗的道理一樣,如果拿香只是形式,那麼虔誠的感謝會更為滿溢。當然,這可能也只是我反的理由而已。

年初
之前年底剛與圈圈在香港公證,其實,最初並沒有結婚的心理準備...畢竟,我沒辦法養另一個人阿....只是想說我們需要更長的時間相處,所以想出來的政治手段。

但是越搞有點越大,沒想到2007年在香港的婚禮變成了一個二十幾桌的喜宴,而且還有許多香港電視明星也來參加...這個過程真的是蠻有意思的,這一、兩年來我深深體會,要走的要來的你擋都擋不住。


2008年春
和一群劇場的同好集結了組成興文化青年行動聯盟,希望能夠為台灣的文化盡一份力,當時天真的以為世界會因此而轉向。但是,正如那位超級大老說的一樣,「雖然不會真的成功,但是做這件事是必要的」。

是的,雖然興青聯如同一片歌手一般,卻給了參與的人對於社會運動有了另一個體認以及自省,進而有了其他的可能性。


2008年夏
參加了四月望雨的B咖演出兩場,讓我明白自己在表演上的不足,以及外界排練場的規矩。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之於表演,之於生命、宇宙的巨大。

但是,參與這次的演出也是感到很幸福的一次,大家都是和善的好人,盡力地協助我練習舞步。雖然有些莫名其妙的大牌讓我莫名其妙,原來劇場也是有大牌的(這不是很正常?值得提嗎?值得~~)。不要誤會啦...大牌不是壞人的意思啦...只是提出來警惕自己知道自己的渺小。


2008年秋
接演了尤涅斯柯的「蛋的未來」,這是從夏天排到秋天的戲,因為導演是個認真卻從沒當過導演的人。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劇本,我不知道在觀眾席看的感覺,但是我相信應該蠻好看。

只是很可惜的,排練時演員與演員之間並沒有更多的連結,因此表現在舞台上的角色關係也自然是斷裂的。這個演出讓我更加意識到,導演不只是一個走位與畫面的建構者,還必須是橋樑的搭建者。除了搭起編劇與演員之間的橋樑,同時也是觀眾的橋樑,當然,還有演員之間的橋樑。


2008年9月3日(9/3也是我家的門牌號碼)
這個秋天最重要的事,應該是說,2008年台灣最重要的事,便是「張吉米的喜酒」,這個想法是打從我決意不要結婚就開始的。對我來說,玩人生中重要的事是一件非常有趣的,因為那樣會讓你站在舞台上,就像我積極地想讓我的白髮生出來。

只是沒想到,這個喜酒成為了真實,我真的結婚,這同時也讓其刺激性提高到涅槃的境界。這一個原本不會辦的喜酒,天時地利人和硬生生的辦了出來,當然也破壞了那些一直想這樣辦,最終卻是不了了之的新人。

有人說,世界上同時會有7個人想法與你相同,但是真正去做的只有一個。我很幸運的是,我沒有負擔,因為名聲早就爛掉,所以在這個鮑魚之肆裡面的我,就可以盡情了。在那之後,我已經開始計畫我的葬禮該如何玩了。


2008年冬
幫東吳戲劇社重新換血,做了一部「修曼里茲」的大型演出。這一個演出耗費了我相當多的心力,原因無他,只是好玩。我深刻地體認我不是教戲劇的材料,但是我可以導戲,所以讓一個學校的戲劇社成為一個劇團的形式,對我來說就會很駕輕就熟了。

這一個排戲過程真是搞死人,要讓一個沒演過戲的大學生來演戲,簡直比叫一隻老鼠跟貓玩還要難。同樣的,我還是很幸運,做出了一個連我也意想不到的戲。那是一個只有一場再也不會重演的演出,就算重演也不會那麼美了的演出。

台灣的小劇場為什麼都沒想過不斷重複演出好看的戲呢?也許像圈圈說的,我們都太過感性、太執著了。當然,重複演出好看的戲,一定會有不同的美,就像夕陽天天在發生都很美一樣。

只是,當你陪著一個心愛的人坐在夕陽下,周遭的小販突然對你們叫賣著,你買了一朵小小的白色瑪格麗特送她,拿出一只戒指。那一次的感動可能只有一生的一次,所以該怎麼重複呢....

2008年的最後一晚
我帶著好奇陪著圈圈去基督之家跨年,當所有人去101倒數的時候,我們選擇一個不會被卡在捷運裡面與汗水跨年的方式。除了一開始的趣味問答很無趣之外,後面就是許多工作人員說出自己的親身見證。

見證大多是剩最後一口氣都可以因為決志而多活了5年,或著原本是大老闆,後來倒債無力償還,信主之後居然生活過得比以前富裕。我想起瞇在部落格說的教會總是中產階級與知識份子聚集的那一篇。

為什麼鼓勵人信仰需要用這樣的見證來進行呢?讓人可以活更久,讓人可以賺更多錢?我想這也許是和其他宗教宣教形式不一樣的地方吧!它用膚淺的方式來傳達生命的厚度。於是我有了新的體認「生命的深度在於膚淺」。

深度反而是知識份子的膚淺啊!值得警惕。


2009年的第一天
睡到下午,哇!2點快要遲到了!趕緊帶著圈圈去麥當勞買午餐外帶。在報名的等待時間,我三口併兩口把麥香堡餐吞了下肚,準備等一下的運動會!

今天要來台大參加一年一度的新年運動會,這是一群烏合之眾參加的運動會,來的人都是沒有運動細胞的。也不太在意名次,基本上能夠完成,就已經相當的具有運動家精神了。

今年我們這一隊的陣容相當堅強,有吉興、老兵、胤瑋、小粒、婉玉、圈圈和我。光是有三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男性,就已經穩拿第一了,又加上老兵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翹楚"體保生"阿!!所以我們從排球開始到跳遠、兩人三腳都是一路得勝。到了最後的內褲大隊接力,傳棒者需要穿上官方的內褲作為傳棒信物。

我負責第二棒,更是健步如飛阿!活生生地從第三名變成第一名。只是交到第三棒時,我發現我的腳居然抬不起來,哇!好難脫阿!呼!還好,終於脫下來,但是大腿卻也幾乎不能動。

在接受隊友熱烈的誇獎而休息下來的我,看到主辦單位有貼心的準備免費運動飲料水瓶座,我便拿了兩罐準備和圈圈分。

貪心的我應該是喝了一罐多一些,這時,突然有一種不司胡的感覺,我說「我有點不舒服要吐了」,轉頭就朝向台大的運動場草皮吐了一掛。緊張的圈圈便告訴大家我吐了...隊友和一群認識的朋友都過來莫名其妙的拍我背,嗚哇!越拍我是吐越多,我那時很想講不要拍了,但是嘴巴沒有空間可以說,都是嘔吐物在傾瀉。

這感覺很像是一個女人在路上突然被扒光了衣服,她的好朋友以及原本不知道的朋友都過來,看著她對她說「妳還好嗎?」,而且扒光之前還是穿著色彩鮮艷,金光閃閃的衣服。

圈圈說,我吐了一個麥香堡餐,裡面有很多薯條都是一條一條沒有咬就吞下去的。而且我剛那一罐多的水瓶座也應該都在裡面,其實還有很多玉米濃湯的玉米咧~好羞阿~~

回來之後,圈圈還一直提醒我這件事,我都已經選擇性的健忘了,她還不斷提醒並叫我張吐米....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太貪心,運動完喝太多水瓶座是會吐回來的,你要擋都擋不住。

2009的第一天,我就吐了,真是奇怪的兆頭。

2 則留言:

食草獸 提到...

張吐米吐的時候
老兵和我說,我們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我想他是一個好朋友,
然後我忽然覺得他和你有些地方好像.

張輯米 提到...

對...我們都是摩羯座...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