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2008觀後感

場地:牯嶺街小劇場
時間:11月14日晚間7:30

當我進來這個劇場時,就很好奇地在想這會是什麼樣的一部戲?這裡我不打算說是由演員來做的一場表演,而是由一群表演者與演員。

由(台北)王墨林、(香港)湯時康、(上海)趙川以及(東京)大橋宏各推薦1~2名表演者進行創作,並在當地找尋"演員"數名共同排練演出,以解決旅費的問題。

而五名主要表演者分別是(香港)李志文、(上海)陳呈、(台北)鄭志忠、瓦旦塢瑪、(東京) 原田拓巳,要讓人最為難忘的便是原田拓巳。

說實在的,我對年代久遠的魯迅並不瞭解,因此在觀看這部戲之前自然也非常緊張,擔心他們會在裡面說一堆我聽不懂的詩句。所幸裡面不但沒有太多的台詞,反而是把"詩"這件事完全放在身體裡面,這是令人感到興奮的。

而這五個亞洲人的身體,都是黑頭髮黃皮膚,若不認識,在演出之前是很難分出來的。

開始之後,一個男子吹著口哨拄著拐杖玩著,玩著玩著,感覺拐杖並不是他的。而一隻像是野狗發狂似的肢障者衝出來把男子趕走,這樣的序幕預告了後面「人吃人」的相互關係。大總是欺小嗎?其實不然,人化為動物時,體型便不是決定的要素了。

有些段落實在有非常想讓人衝上去咬一塊表演者肉的感覺,因為裡面玩的都不是假的,也就說,是有危險感的,觀眾無法置身事外,你隨時有可能被衝出來的表演者吃掉。這樣的形式是很棒的,在這個觀眾與表演者也是人吃人的時代裡面。

東京來的原田拓巳看起來簡直就是一頭獸,牙齒的咬合感,腹部的收縮樣,聲音的撕裂狀。他與香港的李志文那看似優雅有禮,實則也是獸一頭相咬時,根本就是注射了一盎司的腎上腺素在觀眾身體裡面。結合現場尖銳的音樂(我個人是很喜歡精神音類型的噪音),可以說是一場90分鐘的多人行為藝術,為什麼說是行為藝術?對我來說行為藝術與戲劇的差別就在真實感與時間感,當然最重要的差別就在身體自主感。「魯迅2008」並沒有做作地偽裝時間空間,而是真實呈現表演者的身體與靈魂,這與我接觸的行為藝術很接近。

很奇妙的,上海與台灣導演推薦的表演者都是外觀上看起來貧弱的,上海的女演員陳呈我不熟,可以說我沒看到她在場上。但是柳春春鄭志忠可不是肢障者啊..他只是外觀看起來比較嬌小而已,我個人會覺得他比較像是「拂塵」,那支仙人拿在手上的帶毛棒子。以前他還是長頭髮的時候,更是像極了。黑色飄逸的長髮搭配上肉色飄逸的腳骨,帶著鎖鏈飛在空中,有一種劃破空氣的銳利。

只是這次這個演出裡面,這兩個看似貧弱的表演者並沒有發揮到,阿忠這次張大的口裡面並沒有看到囂張的靈魂,只有看到用力的張大口,顯然這次沒有吃惡魔果實。與三名台灣的"演員"群一樣,演比較多,而真比較少。

但是整體來說,這是一部很刺激的戲,因為他們是用真的身體來衝撞彼此,同時也衝撞體制,對於「向魯迅致意」,我想他收到了。

2 則留言:

ccc1969 提到...

按照慣例,此篇可以轉載於柳春春網站的演出評述乎?
至於惡魔果實啊......
等我有空再來寫演員手記吧。

張輯米 提到...

歡迎轉載~
開始玩海賊王WII版才更瞭解惡魔果實的意思

分享 轉換為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