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年華青少年》觀後感觀後感

時間:8月13日(五) 20:00
場地:皇冠小劇場

好看嗎?我覺得不難看呀..

想先聊聊舞台,舞台上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塊正方形看起來很髒的地板。就如同網路上有人說,這是一個不髒的髒台,遠遠看就是一個佈滿灰塵,甚至讓我聯想到《孿生姊妹》的骨灰地板。演出結束之後,走近一看,卻滿滿的都是花樣年華的灰白海報。看到的那一瞬間,突然心頭一震,覺得這真是一個令人憂傷的舞台。「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的那10年都在這裡了,演出時,舞台上人來人往、嘈嘈雜雜。最後,卻什麼也沒有,那如花怒放的10年也在這個演出之後成為過去。觀眾則把它看成骯髒的灰塵,台上的演員們也被觀眾當成灰塵般,踩著這10年累積的骯髒演出。

而演出呢?看了第二次這位導演的作品之後,我以為,用「一隻也不能少」來形容整部戲是很貼切的。因為我認識的鄭智源正是如此無法割捨任何一個小物的人,而這部戲也正是他青少年時不可割捨的花樣年華呀....

「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一直是專為高中戲劇社而辦的,10年以來孕育了相當多的人才,今年很幸運地成為他們的評審,連續看了許多北中南各地的高中戲劇演出。個人的感想是,這幾年有些戲已經比許多大學戲劇系或一些劇團的正式演出好看很多了。

但《花樣年華青少年》不只是一個「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的紀念演出而已,而是一個青春的集體經驗。於是,沒有參與過「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的人到底能不能看懂呢?沒有加入過高中戲劇社的人到底能不能看懂呢?沒有經歷過「臨界點志同道合」的人到底能不能看懂呢?那些已經逝去並且再也不會回來的人事物。

這戲給我一種感覺是:唸了大學戲劇系就比高中戲劇社好嗎?讀過「羅密歐與茱麗葉」就比一般百姓懂劇場了?長大好像不是成熟,反而是腐爛。你得為了生活而腐爛,高中時擁有的肆無忌憚變成了修哪一門課的老師才不會被當;變成了工作的老闆有夠機掰,好想辭職,但還沒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們腐爛並輝煌地成熟著,當我們長大到終於可以不再需要爸媽,不再需要老師了,那些原以為的敵人都消失之後,去掉一個"少"字的青年年華還花樣嗎?

整部戲就直接把皇冠小劇場當成一個結界,結界裡面上演著各種形式的演出。而下樓進入這個結界裡面的,包括演員、導演、觀眾全都無法逃脫進入時光旅行。強迫你回到高中戲劇社的時光,讓你回想一下,那個時候你是什麼樣子,現在又是什麼樣子。故事從一個2010年要參加花樣十年徵選的高中戲劇社開始,以及10年後要執導花樣20週年的排戲開始。

導演用一種高中生排戲時常忽略面向而使用的90度表演來讓觀眾看戲,這真是非常不舒服的,因為你總是會因為面向的關閉而看不到演員...但是對於他們來說,走位面向是什麼不重要,他們只知道,這個人重不重要。曾經看過該導演的學生導的一部戲,就是怎麼也看不到某個演員,當時覺得是台位的問題,然而該學生導演說:「因為那個角色不重要阿!」是阿...不重要的角色就算不被擋住也不會有人注意,但是反而當該角色被擋住之後,卻被注意到了。而我想稱這樣的演出為「被忽略者劇場」...因為這部戲都在一種要觀眾用力注意被忽略的人事物氛圍中行進。

「被忽略者劇場」最機車的是,連台詞也是符合這樣的規則。台詞快速且忽大忽小,用一種非寫實且極為風格的音調呈現,而那些"忽小"的台詞就非常不容易聽到,便需要更仔細的聽。而且台詞又快,碰到不熟悉國語的觀眾朋友,就會很快放棄了。而我則是越聽越氣,就覺得導演明明知道觀眾會聽不到這個字,卻還要故意不放大...

然而,這個「被忽略者劇場」的演員都是在扮演一個演員去扮演各種角色,因此會讓你意識到,從開始到最後,都是戲,都是假的。卻也絕對是真的,演員是用一種假的演員姿態來說真話。這與大部分寫實演出讓觀眾相信自己真的身在其中,進而相信演員話的形式正好相反。導演似乎希望演出與觀眾是一種似是而非的關係,而非一昧的相信、催眠或洗腦。而且,當這樣的風格化表演從開始的第一分鐘到最後都是如此時,風格化表演就因著觀眾習慣,荒謬性也就不存在了,進而變成了這個特殊結界中的寫實。妖魔們的寫實生活。

當普通人突然掉到一個地獄,連續三個小時聽妖魔鬼怪在鬼叫的時候,就非常值得讓觀眾在中場離席。而導演也非常貼心地,賜給觀眾5分鐘,給那些讓想走的觀眾不致太過尷尬。結果,這一個中場也是在結界裡面的妖魔之一。舞台上是繼續演出的,根本沒有休息,只不過在換場中間多了「中場休息5分鐘」的廣播,觀眾就像似著魔地大聲說話、走動,劇場妖魔社交派對的演出段落就在這短短的5分鐘,在所有觀眾席呈現出來。其實,如果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真是有種難過的殘酷。這簡直是兩個世界發生的事情,台上的妖魔繼續用力演著,台下的妖魔繼續用力聊著,吵極了。而導演則是很賤的躲在旁邊看,看著這群妖魔化後的觀眾,恣意地隔絕、忽略、糟蹋台上的賣力演出。

戲裡面還問觀眾為什麼要用高他一等地來分析這戲的節奏..說這個戲在消費、自HIGH。甚至還教觀眾什麼是節奏,以及劇中每個角色以及環境設定其實隱喻了什麼。把自己剖開來,內臟、血管一個一個檢視。組回去,卻也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了。

有朋友在討論,如果是林亦華的知名演員來演,會不會演得更好?我是以為一定會演得非常好,因為編劇會為那群演員再量身訂做一部戲,只是那已經是另一部戲了,也許是《花樣年華生了沒》

因為晚到,所以坐在很角落,三個小時裡面,看戲看得非常肚爛。一個是皇冠小劇場的椅子非常不適合讓觀眾坐三個小時,以及最靠邊的觀眾根本就很容易被第一道翼幕擋住。除此之外,我是蠻喜歡這個演出的。或許因為最近接觸聖經的關係,一度覺得這個戲很像耶穌,真的有夠囉唆愛講道理,真的有夠愛比喻,真的很溫柔地不願意丟下任何一隻小物。而且一反當代的主流意識,特愛找穢物和稀泥,而且不按牌理出牌,而且弱到爆炸。最後,編劇用代表高中、戲劇社、劇場的「老師說」劇場遊戲不斷重複接近半小時,親自將《花樣年華青少年》釘在十字架上,台下有流淚的、也有冷漠、丟石頭的民眾。

最後演員在台上全部死去(據說第二天導演也死在台上了)
下一場再復活,直到從13號星期五受難後的第三天下午。

成就了《花樣年華青少年》的永恆生命。


最後,好想哭呀...我逝去的戲劇社青春

7 則留言:

張輯米 提到...

給藝文費事部:不用問我,這篇可以張貼。如果再留言問我可不可以張貼,那就不可以張貼

柳春春阿忠 提到...

科科!好經典啊!哇哈哈哈哈哈。

卜卜卜 提到...

我也要來哀悼我逝去的戲劇社青春
好懷念啊
進了戲劇學院不一定比在戲劇社好
很多事情是無可取代的
尤其是無以復加的過份的熱情
太青春了!

張輯米 提到...

是阿...真的是無可取代的,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可是當時卻怎麼也沒想要珍惜過

柳春春阿忠 提到...

對了,這裡的標題也是,觀後感觀後感,耶?

張輯米 提到...

主任發現了呢~

柳春春阿忠 提到...

嗯?想說每週怎麼會有兩個,到原稿瞧瞧,也是兩個。

分享 轉換為簡體